横跨印度洋——帆船环球周记七

2017-01-09 陈媛 自由航海Freesailing
陪天天去看世界的第86天,2017.01.07,星期六,晴,印度尼西亚韦岛Sabang港至斯里兰卡Galle港,航行时间170小时,航行距离970海里。
7-1
2016年12月31日
        2016年的最后一天上午,我和Matt还有天天一起去移民、海关还有harbour master分别办理了手续。今天Sabang的人特别少,因为既是星期六又是新年的前一天,这三个机构也都已经放假。因为我们的时间比较赶,他们专门安排了工作的官员来帮我们办理离境手续。我们去的特别早,值班的人员专门打电话叫他们来上班。移民和海关都没有费用,只有港务中心很不好意思地说需要收取1美元,Matt给了他们5万卢比,折合人民币27元左右,他们说什么也不愿意收,说政府规定只能收1美元。Matt说这两天harbour master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带我们租车还有办理各种手续,用的全是他自己的油,说了好半天他们才勉强收下。这些帮助远远不是一点金钱可以衡量的,来之前听说印尼官员腐败透顶,来到以后才发现他们那么善良又友好。这里的官员大多是穆斯林,城市里也没有酒可以买,但是他们还是喜欢喝酒的,所以我们随船带的一些啤酒成了最好的礼物。两罐啤酒和一小个中国带来的民族工艺品,让他开心了好久。
7-2
       帮Matt在岸上理了发,我的技术越来越好了,可以剪现在国内最流行的发型,新年新气象。Matt和路坤研究好天气,确定好航线,因为南边的风两天之后会变弱,所以设计的航线前半段偏北,航向280°左右。一切处理妥当,已经下午两点半了,在Sabang认识的华裔世友专门来码头送我们。升起帆,向着斯里兰卡的方向一路前行,天色阴沉,风特别大,浪高至少两米,因为小艇的尾巴吊的有点低,一个大浪打过来,把右侧悬挂小艇杆子都打弯了。Matt特别有办法,连忙抢救,用后桅杆支索悬挂在上面拉紧,再把小艇吊到最高处,总算暂时解决了,到达斯里兰卡再做矫正和加固吧。20多节的风一直持续着,船身一直倾斜摇晃,根本无法做晚餐。我们啃点干面包,一人一个苹果,就是今年的最后一顿晚餐了,然后看着2016年的最后一抹太阳从海平面慢慢落下去。
7-3
      第一个夜晚没有缩帆,三面帆全开,在二十节风的推动下高速前进。晴朗的夜空可以清晰地看见银河,还有流星偶尔划过天际。上半夜的时候刚好到达马六甲海峡的西端入口,AIS上显示周围密密麻麻的全是大型船只,紧张地不得了,到了下半夜,船就越来越少了。
2017年元旦
       2017年的第一个日出,只有汤叔一个人看到了,其他人都在补觉。睡眠不足和晕船的不适伴随着我们每一个大人,只有天天不停地上蹿下跳,嚷着叫我们陪她玩。神赐海豚来陪伴我们作为新年最好的礼物,让她兴奋的长叹,原来长航也挺有意思的嘛。离陆地越来越远,周围再没有船只出现了。
2017年1月2日
       每年的1月和2月是北印度洋最温柔的季节,我们清晨醒来,外面的浪高却已经变成了三四米,我们的船从一个浪的顶峰滑落到另一个浪的谷底,紧接着又被抬升至浪的顶峰。一整天都在不同的云团中穿梭,从一场大雨中走出来,又顺着风走进另一场大雨中。夜晚的时候暴雨来临,风速30多节,自动舵失效了好几次。Matt说,那一刻听到猛烈的风在耳边呼啸,雨点重重地打在脸上,周围的浪不停地翻滚,心却毫无畏惧,因为心里清楚,神一直与他同在。
       对于我来说,这次长航本来是非常不想参加的,之前有各种担心,担心父母长时间联系不到我们会担忧,担心天天的身体可能会有种种不适,担心可能会有恶劣的天气。可是因为想去印尼玩,因为签证的原因,因为机票的原因,因为经济的原因,因为很多种原因,还是硬着头皮参加了。然而就像Matt常常对我说的,有些事情你只有亲自经历了才能去成长。是的,当远离喧嚣的文明,当穿过呼啸的海风,当跨越咆哮的海洋,当内心被神的爱充满,突然一切都不再可怕。最让人恐惧的其实只是恐惧本身。
7-4
2017年1月3日
        每天早上都会有海豚来跟我们玩一会儿再离开,让我们早起就会有好心情。今天的风柔和了一些,云一直笼罩在天空,开着球帆跑了很久的侧顺,十节左右的风可以稳定在5节左右的航速。球帆太拉风,中午的时候被艘远洋渔船靠近,找我们要香烟抽。真有趣,印尼人爱酒,斯里兰卡人爱烟,看来船上应该常备些烟酒哦。
       夜晚值班的时候,Matt和我聊天。关于天天的教育,关于我们的未来,关于旅行生活中彼此的感受。周围除了风浪声,一片寂静,我们能够在茫茫大海中去倾听彼此心底的声音,感悟艰辛的生活给我们带来的成长,这是航海给予我们最多的东西——心灵相通的时间。另一个三小时的夜班,Matt没再舍得让我值夜班,一个人抗到天亮,然后满脸阳光地去睡觉了。
2017年1月4日
       从昨天下半夜就基本无风了,天亮后开满主帆,开了发动机一路向西。Matt睡醒起来刮了胡子,剪了指甲,晒了床单,他说航海生活再苦也应该有点仪式感,以前自己太随意了。这几天,虽然有时航行很累,他还是很用心地陪伴天天,陪她下棋,陪她角色扮演,陪她讲故事,陪她玩绳子,天天也很少会说无聊了。这是我们真正想带给她的旅行生活,那就是真心的爱与陪伴。任何生活都会好坏参半,我们的帆船旅行也不例外,天天会有她缺失的那部分,但是当有父母全身心的爱与陪伴,不知道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幸福也很富有。
2017年1月5日
       连续五天五夜的航行让大家都特别想念陆地,不停地问还有多远,今天下午的时候终于只剩下最后的200海里了。
       一整天的横风,船倾斜的很厉害,因为船身很重,又不停地回正。倾斜加晃,导致驾驶区只有一边能坐人,所以我和Matt几乎一整天都呆在卧室里。睡觉💤睡觉💤,感觉总也睡不够,起来就间歇性晕船,有小会趴在床上,感觉有个声音在我心里说,怎么还不到,我要抓狂啦!瞬间烦躁得快崩溃了。立即祷告,求神帮我赶走坏情绪。在海上长航漂久了,每天都是吃、睡、看书、陪天天玩,简单地重复,难免会有很多不良情绪。还好我们是家庭出行,可以互相鼓励和排解情绪,还可以祷告。真是超级佩服单人帆船环球的人,要有多强大的意志力和内心才能克服孤独和寂寞。
7-5
2017年1月6日
       前天冰箱坏了,里面的东西全臭了。昨夜,Matt洗澡的时候发现船里的响声有异常,我猜船长的耳朵可能是会是和船相连的吧,外面风声浪声水流声,我就什么异常都没有听到。后来他找到声音的来源了,厨房下面的舱室里全是海水。看他那么紧张的样子,把我吓了一跳,脑子里闪过弃船逃生的种种想象。夜里23:00,舱底泵太慢,手动抽了十几大桶的海水,才基本排完。路坤说可能就是锚链舱的海水灌进来的。凌晨1点换班的时候,Matt又抽了6桶半海水,关闭了通海阀,之后进水的速度明显下降了。到了今天早上,就只再进了一点海水。等到达斯里兰卡再看停下来会不会就好了。
       早晨九点距离最近的陆地距离只有90海里啦,看到从大陆飞来海洋的鸟,看到从印度那边吹来的雾霾,看到越来越多的船只。一切都说明,陆地近了!从未如此的渴望看到陆地,已经在大海上漂了六天六夜,每天都像置身在海洋正中的圆心,除了向后退去的水流和海图上不断增长的航际,每天都只能舱里舱外地切换,终于快要可以上岸了。
2017年1月7日
       昨夜就已经过密布的船只,看见灯塔的光亮,可今早透过雾霾看见陆地时,还是忍不住的兴奋,天天激动的大叫,快看是陆地是陆地!!
7-6
       终于在当地时间下午三点到达斯里兰卡。一千海里,一百七十小时,七天七夜不间断,跨越印度洋的航行,将成为我们人生中的一次跃迁。
谢谢大家的支持,如果你想支持我们的计划,请帮我们分享,也许能够给更多的年轻家庭和年轻人前行的力量,非常感谢!如果你对我们的旅行感兴趣,可以查看之前的周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